1/04/2007

回憶 4/ Memories 4 (詩組, 譯自英文原詩 Memories)


之四
(給親愛的兄弟們, 其中包括林克漢、Ven. Casbeth、法護法師、啓樂、星星、漢宏、Mark、Jeff Baker、Cornelius Eady、David Brill、Frank Pessler、願炯法師、關神父、謝醫生、etc. )


你在那裡 ? 你在那裡 ? 你要去那裡呢 ? 我在等你
我一直等你 !
我們在那裡 ? 我們在那裡 ? 我們要去那裡呢 ? 你在等我
你一直等我嗎 ?
你在那邊, 你在那邊嗎 ?
你是否正在天空起舞 ?
天空、天空、無垠的天空、雲綣的天空。
你是否正在天上的彩虹起舞 ?

天空、天空、望不盡的天空、
我問天, 我問天空 “你在那裡 ?”
天空飄着白雲。
雲、白雲、思緒一般不盡的白雲,
我問雲, 我問白雲 “你在那裡 ?”

白雲投落我的身影,
我們手植的樹已經長大,
它的影子叠入我的身影。
我和樹等待着和你起舞,
起舞到遙遠的地方,
遙遠到肉眼望不見、
高妙到比天高,
無量到超越你我的心量。

強尼 ! 我在天上找你
當你乘搭七四七客機在我頭上擦過
那些年的仲夏
我的心跟你飛走了。

你帶了科學和自由民主回國、
還帶了一雙手
撫平你失去兒子的母親額上的皺纹。
你說,你一定回來,
你一定會,一定會站在柬埔寨飽受戰火蹂躪的土地
跨過彩虹, 回來看我,你一定會。
但是你沒有,
連一片葉也沒捎來。

我的樹不耐煩,
“你到底在那裡呢 ?”
他們說凡接受西方教育回國服務的知識份子
不得好死 !
我和樹在竊笑,
纯潔的靈魂不會死 !
我的詩正和你在天空翩翩起舞 !

天空、天空、思念的天空、
我問天, 我問天空 “你在那裡 ?”
天空把我交給風。
風、温柔的風、飄忽的風、
我問風, 我問秋風 “你在那裡 ?”
秋風呼嘯而過。

我們留下的腳印已經踩出一條路
逶迤山巒, 高插入雲,
我要和你在踩出來的路上起舞。
起舞到遙遠的地方,
遙遠到肉眼望不見、
高妙到比天高,
無量到超越你我的心量。

威利 ! 我彷似前塵遇你
芒鞋杖柱、三千髮落、一寵袈裟
屹立雲水間
底首無語, 一轉身
頓成隔世、巍然矗立
若出水的蓮。

威利 ! 不, 淨道法師,
當年柏克萊反戰的學生領袖那裡去 ?
組織工人的工會領袖那裡去 ?
淨道法師 !
我該告訴美國勞工聯盟和國際婦女車衣工會什麼 ?
你從淤泥坐起, 合十頂禮
山河大地有情眾生,
戰爭在你心中已死,
我們是否輪迥再世, 進入另一時空 ?

你是行雲流水、
高高山上立, 深深海底行,
我脱落根塵, 粉碎浮華,虚空會你,
你在那裡 ?
我的詩和你在天空起舞 !

天空、天空、皎潔的天空、
我問天, 我無語問蒼天 “你在那裡 ?”
天空愛上夜深。
夜深、深夜、如水的夜、
我問夜空, 我問沉默的夜“你在那裡 ?”
夜空戀上了星星,
我們數過的星星是我暗夜的燈。
它在黑夜格外閃亮。

讓我和你在亮光中起舞,
起舞到遙遠的地方,
遙遠到肉眼望不見、
高妙到比天高,
無量到超越你我的心量。
小詩 ! 我在纽约村聲報與你的詩重逢
當你把生命貼上無垠的天空
一任詩在火中化作繚繞灰煙
唉 ! 詩魂不死, 借翻譯還魂,
不需吶喊、無需放逐、
今天它落藉地球村, 公開朗誦。

可是, 你呢 ? 你在那裡 ?
此刻, 很多人都出來了,
遍佈芝加哥、纽约、巴黎、香港、和每一個星星閃爍的夜空。
許多星星都出來了。
可是你呢 ? 你在那裡 ?
他們說, 也許你正在秦城面壁 !
我舉頭看星, 低頭寫詩,
天涯海角, 契闊生死,
我的詩和你在天空起舞 !

天空、天空、明媚的天空、
我問天, 我問天空“你在那裡 ?”
天空對海洋放歌。
海洋、興風的海洋、作浪的海洋、
我問海洋, 我問不測的海洋 “你在那裡 ?”
海洋愛戀着海鷗,
海洋、海鷗、和宇宙三重奏,
天籟把我帶入深邃的穹蒼,
我要和你翩翩起舞,
起舞到遙遠的地方,
遙遠到肉眼望不見、
高妙到比天高,
無量到超越你我的心量。

林老師 ! 我在大英博物館的[世界名人錄]中找到你,
你說你已退隱江湖三十年,
摘下為荷蘭女皇演奏的光環,
全心全意回國為人民服務。
你怎能做得到 ?
當你說六國語言而不懂一句中文,
你怎能做得到 ?
你說, 音樂是世界語,
放棄鎂光燈也沒所謂,但是,
文化大革命扣小資產階級温情主義帽子,
是否沒所謂 ?
接受再教育勞改,
是否沒所謂 ?
不能拉小提琴只能洗廁所,
是否沒所謂 ?
不能教人只能教豬拉莫札特和柴可夫斯基,
是否沒所謂 ?

你想逃走, 逃到天國,
許多人成功了,
透過自盡。
而你逃到香港, 剩下十二元,
葉落無根, 你何去何從 ?
你曾經在法國、德國、俄羅斯、意大利、和英國大名鼎鼎,
如今,英雄遲暮, 有誰共鳴 ?

我到唱片店找你,
“啊 ! 上一代的音樂家 !”店員說。
“嗯 ! 伯恩斯坦的一代!” 我說。
店員啞然失笑 !
我、海洋、海鷗、宇宙、和自君別後
家中塵封的小提琴一直等你。
你在那裡 ?

我的詩和你在天空起舞 !
天空、天空、澄碧的天空,
妙曼的天空,我們在架起彩虹的天空起舞,
起舞、翩翩起舞、我看見
我兄弟的兄弟的兄弟起舞,
我父親的父親的父親起舞,
我兒子的兒子的兒子起舞,
他們緊貼靈魂的旋律起舞,
像雨後彩虹若隱若現。

如今, 你在那裡 ?
在海浪中、
山巒間、
詩篇裡、
頹垣敗瓦、
血光中、
輪迥轉世, 另一時空、
還是擁抱有愛的心 ?

不管你在那裡,
讓我們隨着天空彩虹變幻的顏色起舞,
管它是真是妄、抑或夢幻泡影。
讓我們在靈魂深處起舞
因為它不生不滅。


(寫於1989年 8 月, 纽约; 2007 年 1月4日譯成中文)

3 comments:

aiyipianni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.
aiyipianni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.
dghnfgj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