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/04/2007

回憶 2 /Memories 2 (詩組, 譯自英文原詩 Memories)




之二

(給“我有一個夢”的人 – 今天的夢、逝去的夢、未來的夢)


你在那裡 ? 你在那裡 ? 你要去那裡呢 ? 我在等你
我一直等你 !
我們在那裡 ? 我們在那裡 ? 我們要去那裡呢 ? 你在等我
你一直等我嗎 ?
你在那邊, 你在那邊嗎 ?
你是否正在那兒繪畫 ?
繪畫、繪畫、用黑皮膚的鲜血繪畫、
用黃皮膚的鲜血繪畫、用棕皮膚的鲜血繪畫、
用白皮膚的鲜血繪畫、用紅皮膚的鲜血繪畫。

不管什麼顏色
我們都走向他
只要他用愛架起彩虹。
走向 Malcolm 吧、
依止甘地、
投靠馬丁路德金、
學習德蘭修女、
支持綠色和平、
不管是誰、全為了愛。

這是大家的夢、大家的“我有一個夢”、
遙遠的夢、
我們父親的父親的父親的夢、
我們子女的子女的子女的夢。
問吧 ! 問我們父親的父親的父親有關第一次世界大戰、
問吧 ! 問我們父親的父有關第二次世界大戰、
問吧 ! 問我們的父親五十年代、
問吧 ! 問我們的叔叔六十年代、
問吧 ! 問我們的姊妹七十年代、
問吧 ! 問我們的兄弟八十年代、
問吧 ! 問George Jackson 有關監獄、
問吧 ! 問越戰退伍的兵, 有關失去的親情和斷臂殘肢、
問吧 ! 問海上不斷飄徙的船民、
問吧 ! 問纽约下東區缝衣女工有關三角火災、
問吧 ! 問赫遜河畔安老院老人的風燭殘年、
問吧 ! 問小孩輪候托兒院的隊伍有多長、
問吧 ! 問農場裡的新移民、
問吧 ! 問愛河的魚、
問吧 ! 問北海的鲸、
問吧 ! 問 Naropa 的金獅堡。
問吧 ! 問吧 ! 不厭其詳的問 !
問吧 ! 問Kent State、問柏克萊、問中東、
問撒爾厄多、問西藏、問南非。
問吧 ! 不管身在何地, 問吧 !
問北愛爾蘭、問俄羅斯、問伊朗、
問柬埔寨、問菲律賓、問猶太人、問中國人 !
問美國的印第安人 !
問吧 ! 問吧 ! 不厭其詳的問
問每一個曾經有夢的人、問吧 !
問每一個從殞落中升起, 從升起中殞落的夢 !

我們在這裡、我們在這裡、我們在這裡澆花、
動人的花、鮮豔的花、頑強的花。
你看見嗎 ? 你看見嗎 ? 你看見綻放的鲜花嗎 ?
厄瓜多爾的花、羅馬尼亞的花、平等權利的花、
動物權利的花、你看見嗎 ?
你看見世界各地方綻放的花 ?
你看見團结的花嗎 ?


(寫於1989年8月, 纽约; 2007 年 1月4日譯成中文)

1 comment:

dghnfgj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