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/10/2006

祝賀

這一隻被敲斷筋骨的手指
是誰的勝利 ?
我把它棒在掌心棒着棒着
棒着整個面向海棠葉的心
我揉着它揉着它深情地揉着它把它揉進星光
頂着黑夜頂着晨曦頂着寂寥頂着心與心之間的海洋
在毒打與翅膀之間、在吶喊與閉關之間、在離別與擁抱之間我們
找到窄縫
走出去, 走出去走出去我們
背着救傷包走出去
包裡是我巳經長大不再哭泣不再顫抖的
温柔的指掌
我走進來走進來,走進你的傷痕

每一根被打斷的指頭都要綻放
十萬朶温柔的花
每一滴血都會揮就掛在天空的潑血畫
灑上胡椒噴霧
抹不掉擦不走把肌膚黏得愈來愈緊的胡椒噴霧
是愈來愈燙的火
它需要水
冷水冰水蒸餾水雨水淚水任何柔情向下的大量的水
我用似水的溫柔說不出的話
洗擦炙燙的傷疤

我在被打得鮮血淋漓昏厥過去的頭上種花
曇花梅花菊花蘭花失眠的花牽念的花萎地無人的花
送給從此再沒有感覺再也不能屈伸的被打斷筋骨的手指
祝賀它永遠正直
不會歪曲

2006/07/21 香港

1 comment:

dghnfgj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