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/26/2007

感謝媽媽 (二)

連續幾天三十一、二度的天氣,我每天打電話, 陪老媽吃飯, 她應該知道, 不管發生什麽事, 我們都在一起 !


去年, 天天跑醫院, 給父親送飯, 食物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煮; 然後一小口一小口的餵。生活裡能推掉的應酬都給推掉, 半夜趕稿子到天亮, 如此這般過了大半年, 一直到父親離去。當時醫院的護士特別通容, 給批準了正常探病外的帶飯時間,她知道我每天還要採訪, 晚上通宵趕稿, 她說, “你每天這樣來來回回, 難道不累嗎 ?” 我說,“很幸運,我還擁有累的機會 !” 世界上, 總有些事, 縱使累也是甜的。


就如同父親去世後不到一年, 我正準備收拾心情重出江湖, 回報館或電視台全職工作, 繼父又進了深切治療部, 情况嚴重,我陪母親進出醫院,特別確保陪她吃飯, 也許我們的生活和飲食習慣早己大不相同,我决定放棄自己的習慣 ! 如此這樣又來來回回了好幾個月 !


我一向的追求都叫母親失望 ! 那一年, 我作為美方代表, 長駐上海, 農歷新年, 公司給我們選擇, 凡留駐的外派人員都能拿到花红和雙糧, 如果選擇放假飛回家就要放棄這些福利。我自從留學離家, 又做一些飛來飛去的工作, 與家人聚少離多, 深感抱歉, 正當我抱着萬二分興奮回家過年, 告訴母親我放棄了年終花红, 母親說, “難怪你到今天還買不到房子 ! 某某的兒子當中國長駐代表沒幾年, 巳經是多少幢房子的業主 !”


這件事, 促使我放棄了本來留居香港的决定, 上海的工作结束後, 在選擇買房子和做學問之間, 我選擇了回美國追随我的老師, 這就更證明了母親對自己看法的肯定,我是這樣一個沒有希望的女子, 風塵僕僕, 在母親打蔴將的時候, 她發現我全身上下, 什麼都沒有, 空空的口袋裡只有尅她[牌風]的書。


她覺得, 這畢竟不是一個正常女子的歸宿 ! 好不容易, 我居然碰上了一個極富有的豪門之後, 她才開始看見罴光, 但是沒幾天, 我就和這個財神分手。不肯分手的, 只有两家媽媽, 天天一起逛街, 串門、飲茶、希望製造一些旣成假象, 盼望我會回心轉意, 有一天大家將會變成一家人。两位媽媽情投意合, 不願砸掉這門親事, 一個怕以後要討凶巴巴的媳婦,一個怕以後再沒有那麼體面的女婿。母親一再跟我提起, 两個媽媽又到那裡那裡去了……直到有一天, 我說, “你那麼喜歡這家人, 你自己嫁過去吧 !”她才真正放棄我, 我知道我闖了彌天大禍, 從此她不再搭理我。


後來她發現, 我的歸宿居然落在纽约的報館, 天昏地暗,灰頭垢面的當爬格子動物,報館剛好座落[黑手黨]舊部對面, 我前面的玻璃窗還留下幾個小孔, 是往日子彈的戰跡。母親跟親戚歎氣, 要把我從這塊爛地方拯救出來, 她的妙計就是委托親戚, 在我工作的報紙上刋登[尋人廣告]。


社長跟我說, “你媽媽找你啊 ! 要回家嗎?”
我們就像普天下相親相愛的人, 千方百計, 假為對方設想之名, 叫對方失望 ! 我刻骨銘心體會到, 愛有多難 !


我並沒有放棄她,尤如她沒有放棄我, 我默默地陪她進進出出, 愈來愈明白當年的父親,我已經取代了他的位置, 繼承了他的沉默、寡言、不對抗 ! 這簡直不是平日專愛在記者會上提尖銳問題的我。但是, 在愛的裡面, 我們會為了不放棄對方而放棄自已。


就像昨天晚上, 我沒法參加家人的飯局,飯後母親差弟弟送了一朿鮮花來, 淡粉红的白合, 白色的玫瑰,這麼樸素的顏色, 不是母的顏色。她喜歡熱鬧,喜歡喜氣,她的顏不是大红就是大紫, 而且都很貴氣治艷。


她终於挑上了樸素的顏色, 淡雅的花兒。在最近三十多度的天氣中, 她一次又一次逛花墟,給我帶來一束又一束樸實無華的花 !




June 27, 2007

1 comment:

vfdvgf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