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/01/2012

高山流水

















"2012年第一天的早上, 背着琴滿街跑, 像跑江湖的, 成何體统呢 ?”
容老師說: “古人的風範, 是帶着琴僮的啊 !”

哈哈哈……真是茅塞頓開, 挺夠幽默感 !
我馬上靈光一閃, 申請當他的琴僮, 並且取得容師母的批準。
他新做了兩件帥氣的戰衣…..以後扯着他的衣服尾巴, 就可以用琴僮的身份闖蕩江湖 !

回家的路上, 寒風凜烈, 我特別想念遠在蘇州的汪鐸老師 !
去年我跟汪老師飛台北, 舉行老師在中正紀念堂的個人古琴演奏會, 本來以為可當老師的琴僮, 豈料老師不帶琴, 只借用別人的琴上台亮相, 又禁止任何人稱他為[大師] !

在機場見到提着大包小包的老師, “老師我替你拿行李 !”
老師卻說, “小錢, 我來替你拿 !”
一手就把我的行李拉到他的手推車上 !

老師巳經七十多歲, 又是古琴界德高望重, 備受推崇的老前輩, 我怎麼可以讓老師當我的琴僮呢 ?
老師, 不成的啊 ! 等一會下機的時候, 接機的師兄, 前輩, 和粉絲一定會打死我的啊 ! 等一會到接機大堂時, 你一定得讓我把行李推出去啊 !”

老師永遠的謙卑, 照顧別人, 忘記自己, 使人動容 !

抵台不久, 我們到處拜碼頭借琴, 挑選當地名家的名琴上台亮相, 這天我們到孫玉涵 -- 孫大姐的家借[名琴] [老琴], 孫大姐很熱情的讓我們随便挑, 而且還很慷慨的要給我們每人送一份禮物: 她親手搓的琴穗 !

她把各種顏色與樣的琴穗撒在桌子上讓我們挑, 我一眼看上了一套金黄色的, 但是並不動手, 因為我習慣了先讓別人都挑好了再挑 !

等大家都挑好了之後, 我看上的一套已經不見了, 我随手拿了一套暗紅色的!
突然, 汪老師拿着閃閃金黄色的一套塞到我手裡,
小錢 !  我們交換!"
怎麼可以啦 ? 老師這套是你的啊 !" 
就這樣了 !”
這就是我的老師 !

老師一共去了多位名家的家挑了七床琴, 随便一家都有許許多多[名琴] [老琴], 可是誰會想像得到, 德高望重的汪老師, 自已沒有任何[名琴] [老琴], 因為老師潔身自愛, 從來不讓琴與名利掛 !

我每天都受着苏州汪老師的潛移默化……….. 煉就琴德琴品, 與發自內心的琴容 !

老師琴容是一種品德養、內涵操, 是真性情的自然流露, 發自靈魂深處的氣質, 不是擺這樣那樣的的姿態, 和刻意的造型........ !

今天容老師特別替我慶祝新年, 彈了多條容門名曲, 讓我翻看他六代傳承, 流傳了兩百多年, 極其珍貴的手鈔琴譜, 又替我的蕉葉琴重新上弦, 還給我美食佳餚, 使我感恩不盡 !

容家淡泊名利, 極之低調, 是古琴界的隱者, 今天他給我傳授了不少知識, 技術、技巧、和指法

臨別, 他送我到車站, 語重心長的跟我說,
琴人一定要遠離名聞利養, 傳统琴道[口傳心授], 不光是琴曲, 技巧, 和指法, 更重要的是師生間深厚的感情, 傳承着最重要的[琴德][琴品] !”

它像當頭棒喝, 使我記起陳國燈老師在台北的再三叮嚀:
小錢, 你好幸運啊 ! 拜到這麼這麼好的汪老師, 這種老師已經碩果謹存, 絕無, 他是我們的國寶啊 ! 你一定要把傳统[口傳心授]的東西好好保存下來….. 小錢你肩負文化傳的重任, 任重道遠啊 !”
 “如果可以, 我以後也要到蘇州拜汪老師為師當時他已經是大學資深的古琴教授
陳老師怕我記不住, 重覆又重覆, 叮嚀又叮嚀, 不少於三、四次 !
我記在心裡, 衷心的感激汪老師 !

但是不久, 我就止上蘇州了, 因家父病重, 他雖是我的繼父, 但是跟我們一起幾十年, 尤如生父。這一年來大手術小手術不斷, 常常進出醫院, 還要照顧家母……一年下來, 整個人心力交疲, 像發了霉……什麼事都靠邊站……….. 包括汪老師交給我有關[琴道] 的一大叠稿, 他對我如此信任,  每次發郵電, 下款都署 [愚師]….. 使我無地自容 !
今天, 我多麽需要太陽與清新的空氣, 洗擦滿身的霉氣 !

最近我老愛在燦爛的陽光中, 走向大山與大海, 因為汪老師說過:
不光是技巧指法的問題, 你一定要走出去擁抱大地, 要看到山之高、海之闊, 才能夠擁有這樣的氣魄與胸襟, 在琴曲中表達出這樣的境界………你到高山大海走一趟, 撫琴會完全不一樣。

老師最愛的曲子是 [高山] [流水] [陽春] [白雪]
這說明了老師的抱負 !

各位前輩, 陳師兄、陳老師、容老師、小王、我多麼需要你們的鼓勵 !

在這樣一個充滿歡樂的節日, 為什麽我偏偏會這樣懷念我蘇州的老師 !


1.1.2012

Hong Kong

4 comments:

五珍 (Jan Ng) said...

有機會想聽聽你的琴音啊﹗

Stephanie Chin said...

膚淺得很呢 !

A man with love said...

讀後感受深刻,汪前輩以德容喻琴,發人深省!
此文錯植一字,『謹』应作“僅”.....不“僅”和“僅”存。謝謝! Clement

Stephanie Chin said...

謝謝 Clement 師兄指正, 以後校稿的事就多多拜托了 !